短程           【精分】          【積極心理學


什么是精神分析 <二>
譯注:鄭 禹  

    7、對過失[2]和偶發行為[3]的解釋
    成功地說明正常人的某些常見的精神行為對精神分析這門解釋性的藝術來說是一次勝利。對這些行為至今還沒有人試圖提出一個心理學的解釋,而在精神分析的理論中它們與神經癥病人的癥狀的價值是相同的[4]:也就是說,它們具有一個意義,此意義不被行為者本人所知,但卻可以很容易地通過精神分析的手段揭示出來。這些行為現象包括暫時遺忘了熟悉的單詞和名稱、忘記執行規定的任務、日常的舌誤和筆誤、讀誤、丟失和錯放物品,某些錯誤的行為,例如表面上是偶然性的自殘以及看來似乎是沒有意圖或玩笑式的習慣性動作、下意識地哼出的小調,等等。對這些行為任何人都難以找到生理學上的解釋,它們被嚴格地決定著,并且是對行為者被壓抑意愿的表達或是兩種意愿沖突的結果,其中的一個意愿永久地或暫時地成了無意識的[5]。這一對心理學的重大貢獻體現在許多方面:它以一種人們沒有預料到的方式擴展了心理決定論的范圍;人們以為存在著的正常和病理的心理事件之間的鴻溝被縮小了;對于許多案例而言需要透過這些現象才能獲得有效的見解[6]。最后,它使過失和偶發行為得以理解,這最能說明一個存在著無意識心理行為的信念,即使是對于那些認為存在著某種既是心理的又是無意識的東西[7]是奇怪的、甚至是荒謬的人而言。今天,研究某人自己的過失和偶發行為依舊是為通向精神分析所準備的一個極好的途徑,那些行為在絕大多數人身上都有大量的機會表現出來。在分析治療中,對于過失的解釋一直是一種揭示無意識的手段,當然對于自由聯想的解釋更為重要、其價值不可估量。
     8、釋夢 
     當自由聯想的技術運用到夢的時候,無論這些夢是任何一個做夢者[8]的或是接受分析的病人的,一條通往精神生活深處的新的路徑就敞開了。實際上,我們對于無意識心理過程所知道得比較清楚的部分大多來自于釋夢。精神分析重新賦予夢以重要性,而古時候普遍認為夢是重要的,只不過精神分析釋夢的方式不同。釋夢并不取決于釋夢者的聰明,而是在大多數情況下把這一任務交給做夢者本人,要求他對于夢中的各個元素分別進行聯想。通過進一步追蹤這些聯想,我們可以了解到這樣一些思想,它們一方面能夠對夢作出完全的解釋,另一方面當分析深入到一定程度時,這些思想就成了清醒的心理活動中的真實的、而且是完全能夠被理解的部分。這樣一來,能夠被回憶得起的夢只是作為顯夢而呈現,以相對于通過解釋而揭示出的隱藏的夢思。將后者轉換為前者、也就是轉換為“夢”的過程,可以被稱為“夢的工作”,而釋夢則是對此過程的反向的回溯[9]。
    考慮到隱藏的夢思與白天現實生活有所聯系,我們也把它們說成是“前一天的殘余物”[10]。通過夢的工作的運轉(將任何“創造性”的特點賦予它都是錯誤的[11]),隱藏的夢思以一種出乎尋常的方式被凝縮、通過心理強度的移置被扭曲、為了表達為視覺圖象而被整理;此外,在顯夢形成之前,夢思還要受到次級修正[12],該過程是為了使新產品具有某種原由和連貫性[13]。嚴格地講,最后的這一步并不構成夢的工作的一部分。
     8.1、夢形成的動力學理論[14] 
    理解夢形成的動力學理論并不十分困難。夢形成的動力不是由夢思或白天的殘余物提供的,而是來自于無意識的沖動,這一沖動在白天被壓抑,而白天的殘余物可以與之建立聯系,并且該沖動借用殘留在前意識[15]中的這些材料為自己設計了一個愿望的滿足。這樣,一方面每一個夢都滿足了一個愿望、或者說是無意識的一個表現,另一方面(就夢成功地保護了睡眠狀態不受干擾而言)夢也滿足了通常的睡眠愿望、使睡眠得以繼續。如果我們無視無意識在夢形成過程中的貢獻,而把夢局限到它的隱義[16],那夢就可以代表與清醒狀態下的生活有關的任何東西——一個反思、一個擔憂、一個意圖、一個未實現愿望的滿足。顯夢的不可理喻性、奇怪性和荒謬性部分是因為夢被翻譯成一種異常的,可以說是古老的表達方式,另有部分原因是人的內心中有一個約束性的、批判性的否決機構[17],它在睡眠期間并不完全停止工作。在夢思變形為顯夢的過程中起著首要作用的是“夢的檢查機構”[18], 我們似乎可以假設正是這同一個心理力量在白天使那些被壓抑了的無意識的愿望的沖動不能浮現。
    現在有必要研究一下釋夢中的某些細節問題,因為分析工作已顯示出夢形成的動力學與癥狀形成的動力學是一致的。我們發現在這二者中都存在有兩種傾向之間的斗爭,一種是無意識的、并且通常已被壓抑、在不斷爭取自身的滿足——即愿望的實現——而另一種很可能屬于意識的自我、具有否決性和抑制性[19]。這一沖突的結果是一個妥協結構(夢或癥狀),它使兩種傾向都找到了一個不完全的表達。夢與癥狀的一致性具有理論上的重要性,很有說明意義。乃是因為,夢并不是病理現象,所以上述的一致性表明:產生疾病癥狀的心理機制在正常的精神生活中也同樣起作用,同一個法則既解釋了正常的又解釋了變態的,并且神經癥或精神病的研究結果對于我們理解健康的心理也不無重要意義。
     8.2、象征性
    在考察夢的工作所產生的表達形式的過程中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即某些對象、安排和關系在間接的意義上被“象征符號”所表征,做夢者使用這些象征符號卻不解其義、而且一般來說也給不出聯想。其義只能由分析師來提供,而分析師只有通過實驗性的辦法讓象征符號與夢的上下文相符合才能發現它的意義,這是一種經驗的方式[20]。后來發現語言學習慣、神話學以及民間傳說都為夢的象征符號提供了足夠的類似物。象征符號,這一個引起了人們最大興趣而且至今尚未解決的問題,看來象是對極其遠古的心理裝置承繼中的一個片斷。對一個常見的象征符號的使用要比對一種常見的語言的使用廣泛得多。
     8.3、性生活的病原學意義 
    自由聯想取代催眠技術之后的第二個新事物來自臨床。它是在進一步探索可能導致癔癥癥狀的創傷性經歷的過程中發現的。人們探索得越仔細,具有病原學重要意義的印象網絡[21]就越顯廣泛,而且再往前追溯,這些印象還延伸到病人的青春期和兒童期。同時,這些印象具有一個相同的特點,最終使人不得不在證據面前承認,在每個癥狀形成的根源中都可以找到由早年性生活而來的創傷性經歷。這樣,性創傷就替代了普通創傷的原有地位,所以,人們認為后者之所以具有病原學意義乃是因其與在時間上先于它的前者有一個聯想的或象征性的聯結。同時人們還針對一般的神經過敏[22]個案(歸為神經衰弱和焦慮性神經癥兩類)作了研究并得出一個結論,即這些障礙可以追溯到病人此一時期所遭受的性虐待,如果性虐待被終止則上述障礙就可以消除。由此完全可以推斷,神經癥總的說來是性生活障礙的一個表達,所謂現實性神經癥[23]乃是對這種生物功能的現時的傷害的結果(通過化學作用),而心理神經癥[24]乃是對這種生物功能的過去的傷害的結果(通過物理改變),這種功能至今還沒有引起科學的足夠重視。性生活在神經癥中具有極其重要的病原學意義,此一斷言較之精神分析的其它斷言來說,其所遭到的固執的懷疑或令人惱怒的抵抗要大得多。無論怎樣,坦白地講,到現在為止精神分析在其發展過程中還沒有找到放棄這一看法的理由。
     9、幼兒期性欲 
    作為病原學研究的一個結果,精神分析提出了人們在以前幾乎沒有想到的一個問題。科學已習慣于認為性生活開始于青春期,而且將兒童性欲的各種表現當作是罕見的變態的早熟和墮落的征象。但現在精神分析揭示了大量顯著的而且又是有規律出現的現象,于是有必要將兒童性功能的開始追溯到早期,甚至是子宮期;對此人們驚奇地問到所有這一切是怎樣被忽略的。對兒童性欲的初次洞見來自對成年人的分析檢查,結果它卻背負了所有的懷疑和錯誤根源的指責,這正是對性欲起源的追溯如此晚來的原因;但接下來(從1908年起)人們開始對兒童本身的分析并對他們的行為進行全面的觀察,通過上述途徑對新觀點的整個事實基礎給予了直接證實。兒童的性欲在許多方面都表現出與成年人不同的情景,同時十分奇怪的是兒童性欲所顯示出的大量痕跡換到成年人那里都會被指責為“性倒錯”[25]。這樣一來就需要擴大“性欲的”概念,直到它能夠把指向兩性結合的性行為沖動和指向喚起特殊的生殖器快感的沖動都包含在內。而且這種擴大將導致一種嶄新的可能性,即把幼兒期的、正常的以及反常的性生活把握為一個整體。
     弗洛伊德進行的精神分析研究在起初錯誤地過高估計了誘奸[26]作為兒童性欲表現的來源以及作為神經癥癥狀形成的根源的重要性。當意識到幻想活動在神經癥病人的精神生活中起了極大的作用時,這一誤解被糾正了。該幻想活動在神經癥中比在外部現實中明顯地產生了更大的影響[27]。在這些幻想背后暴露出的一些材料使我們能夠描繪出性功能發展過程的圖景。
     10、力比多 
     我們將其在精神生活中的動力學表現稱為“力比多”的性本能,是由各種子本能[28]組成的。性本能有可能再次分裂為各種子本能,而這些子本能則只有逐漸整合為相互協調的統一的組織。子本能的來源是身體的一些器官,尤其是某些特定的性感區;而且身體的每一個功能過程都對力比多有所貢獻。起初,單個的子本能獨立地尋求滿足,但在發展的過程中它們變得越來越收斂和集中。需要區分清楚的是,組織的第一(前生殖的)階段是口欲期,這時——與吸吮的首要興趣一致——口欲區起了主導作用。隨后是施虐-肛欲組織期,其中肛門區快感和施虐這一子本能占首要地位;在這一階段兩性差異表現為主動和被動的區別。到第三個也即最后一個組織期時,大部分的子本能都已被統攝到生殖區的主導作用之下。發展階段的更替通常是順暢而自然;但子本能中的某些個別部分仍滯留在發展過程中的較早階段中,由此導致力比多的固著,其重要性在于為被壓抑了的沖動在以后的侵入作了準備,并且還與以后的神經癥和性倒錯的發展確切相關。
     11、尋找對象的過程與俄底浦斯情結 
     在第一階段口欲子本能附著于機體對營養的愿望的滿足從而使自己得到滿足[29];其對象是母親的乳房。隨后,它脫離了原初的對象,變得獨立并同時是自淫[30]的,即它在兒童自己身體上找到了對象。其它子本能也是從自淫開始,直到后來轉換到外部的對象為止。一個特別重要的事實是,屬于生殖區的子本能會習慣性地經過一段高強度的自淫的滿足。各子本能在力比多最后的生殖組織期并不同樣有用;結果有些子本能(比如肛欲子本能)被拋在一邊并被壓抑,或是經歷了復雜的變形。在兒童期很早的時候(大約兩到五歲)產生了性沖動的一個收斂,在男孩那里沖動的對象是母親。這一對象的選擇連同與指向父親的競爭和敵意的相應態度一起提供了俄底浦斯情結的內容,后者對每一個人來說在決定其性生活的最后形態時是最重要的。已發現的事實是,正常人的一個特點是他學會了把握自己的俄底浦斯情結,而神經癥患者還在與之糾纏不清。
     12、性發展的雙相開端[31] 
     當兒童五歲快完的時候,性生活的這一早期階段一般就告一段落。隨后是一段大致上完全的潛伏期[32],以作為針對俄底浦斯欲望的防御,在這期間道德約束得以建立。在接下來的青春期俄底浦斯情結在無意識中被再次激活,并有了進一步的修飾。性本能只有在青春期才發展到充分的強度;但是其發展的方向連同為了這一發展的所有事先的準備,都受制于性欲在此之前的兒童時期的全面展開。性功能的這一雙相展開——在兩個階段,中間被潛伏期打斷——成為了人類的一種生物上的特殊性,同時還包含了神經癥起源的決定性因素。
     13、壓抑 
     將這些理論考慮和從分析工作得來的即時印象合在一起,由此導致的對神經癥的看法可以最粗略地概括如下。神經癥是對自我與某些性沖動之間沖突的表達,這些性沖動與自我的整體性[33]或是其道德標準不相容。由于這些沖動并不是自我和諧[34]的,所以自我壓抑了它們:也就是說自我已將其興趣從這些沖動中撤回,并且使它們不再進入意識,也不能通過運動的釋放[35]來獲得滿足。如果在分析工作中有人試圖讓這些被壓抑的沖動成為意識的,那他就會感受到以抵抗形式存在的壓抑的力量。但壓抑的成就在性本能面前卻特別容易落空。各種性本能的那些被阻攔而蓄積起來的力比多從無意識那里找到了另外的出路:因為它退回到發展的更早階段和更早的那種指向對象的態度,并且在帶有幼兒期固著的力比多發展的薄弱環節[36],它就會突破防御進入意識,進而獲得釋放。其結果是出現一種癥狀,因而本質上是一種替代的性滿足。然而癥狀不能完全躲避自我的壓抑力量,因此必須接受修飾與置換——與夢產生的過程完全一致——于是掩蓋了其作為一個性滿足的特征。結果癥狀便是在被壓抑的性本能和具有壓抑作用的自我本能之間達成的妥協;對沖突雙方來說它們同時都表達了一個愿望的滿足,但這一滿足對雙方來說又都是不徹底的。這一點對癔癥癥狀尤其如此,而在強迫性神經癥癥狀那里,由于反向形成[37]的建立使得壓抑功能通常更強,以確保能夠阻止性的滿足。 
     14、奠基石 
    認定存在著無意識的精神過程、承認抵抗和壓抑的理論、重視性欲和俄底浦斯情結的作用——這三者構成了精神分析的原則問題及其理論的根基。一個人如果不能全盤接受上述原則,就不能自稱為一個精神分析學家。
     -------------------------------------------------------------------------------- 
     [1] 本期刊登的是該譯文的第二部分,即7~14小節,主要是介紹精神分析的核心理論,對于幫助理解過失心理學、夢的理論、性欲理論以及俄底浦斯情結等一系列精神分析的重要而又艱深的學說來講,具有很好的參考價值。
     [2] 過失:parapraxes,有的書或辭典將之譯為行為倒錯是不正確的。下面正文中所具體提到的舌誤(Verprechen)、筆誤(Verschreiben)、讀誤(Verlesen)、錯放(Verlegen)以及聽錯(Verh?ren)等在德文中都以“Ver”起首,它們主要是指暫時的、不重要的、在生活上沒有重大意義的動作。但在精神分析的理論中,弗洛伊德認為“過失是有意義的”。參見高覺敷譯《精神分析引論》第一篇,商務印書館1984年第一版。
     [3] 偶發行為:haphazard acts
     [4] 這一句原文為“certain common mental acts of normal people…were to be regarded in the same light as the symptoms of neurotics”,意思是指精神分析用理解神經癥的同樣方式來理解正常人的某些常見的行為——即過失,認為它們在幫助我們洞察患者的無意識傾向時同等重要(精神分析的理論將過失、神經癥癥狀和夢看作是通向無意識的三個主要的途徑)。
     [5] 原文是“permanently or temporarily unconscious”,所謂永久地成為無意識的東西便與癥狀相關,是由創傷性經歷而來;而暫時地成為無意識的東西是指停留在前意識中的觀念。
     [6] 對于過失的解釋弗洛伊德提到了兩種情況:一種是在當時就能得到解釋的(如一個對妻子感情已經冷淡的人怎么也找不到過去妻子送給自己的一本書,或一個人總是想不起其情敵的名字);另一種是有待于將來證實的(如新婚女士在街上把自己的丈夫當成了另一位先生,或忘記了試穿結婚禮服、丟失了結婚戒指,結果她們的婚姻在幾年之后以不幸而告終)。而這兩種情況都表明了可以通過人們的過失行為來窺測其無意識動機。
     [7] 在精神分析的理論出現之前,人們只在意識的層面來理解心理活動,所以當時很多人無法接受在獨立于意識之外的無意識層面還有另一類心理活動,而且它更多地主宰了人們的行為。時至今天,有的理論仍對是否存在著無意識的問題提出質疑。另可參見《精神分析引論》第8頁最后一自然段。
     [8] 這里“任何一個做夢者”指的是沒有處在分析中的人。
     [9] 反向的回溯:原文用“The process…is undone by the work of interpretation…”來表述,意思是指釋夢的任務就是對夢的工作(凝縮、置換、象征、修飾)進行消解,從而一步步地還原到原初的含義。
     [10] 前一天的殘余物:residues of the(previous)day,也叫白天的殘余物。
     [11] 雖然顯夢可以是豐富多彩的,但并不是說夢的工作有一種創造性的發揮。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論,夢恰恰是忠實地表達了被壓抑的愿望,夢的工作只是迫于自我的監控才將夢作了種種變形。
     [12] 次級修正:secondary revision,即修飾作用,弗洛伊德將之稱為夢的建構中的第四種力量。它的功能是使夢的思想更為連接、使夢在表面上失去荒謬性和不連貫性,而近乎一種可理解的經驗模式。參見孫名之譯《釋夢》第六章第九節,商務印書館1996年第一版。
     [13] 原由和連貫性:sense and coherence, 參見注解12。
     [14] 動力學理論:dynamic theory, 弗洛伊德在建立其理論時深受與之同時代的其它自然科學成就的影響,其心理能量和無意識動力學的思想就是從當時的新物理學而來。
     [15] 原文用的latent thoughts一詞,即后面所提到的“隱義”,它實際上指的是處于前意識層面的東西。故在這里將它直譯出來。
     [16] 隱義:latent thoughts,與夢思(latent dream-thoughts)區別,前者在前意識層面,后者在無意識層面。參見注解15。
     [17] 約束性的、批判性的否決機構:a restrictive, critically disapproving agency, 這就是指的超我。
     [18] 夢的檢查機構: dream-censorship
     [19] 否決性和抑制性:disapproving and repressive
     [20] 弗洛伊德認為對象征符號成功解釋的標準需要三方面的保證:①語言學的支持;②能夠更有效地解釋夢;③做夢者本人同意。一般來講,分析師對患者夢中象征符號的理解主要也是從文化背景和其對患者本人的把握程度兩方面來入手,以使解釋盡量滿足以上三個條件,并可能會根據在分析中出現的新的材料來進行修正。而一些非常個人化的象征符號則要在患者的具體經歷中找到起源才能得證。此所謂經驗的方式。
     [21] 印象網絡:network of impressions,由原始創傷而來的無意識壓抑結構,處于物表象(thing-presentation)的層面,決定著各個階段每個癥狀的形成和特點。
     [22] 一般神經過敏:common nervousness
     [23] 現實性神經癥:actual-neuroses, (高覺敷在《精神分析引論》中譯作“實際神經病”)主要是由現時的變態性生活或性傷害引起。
     [24] 心理神經癥:psycho-neuroses,(高覺敷在《精神分析引論》中譯作“精神神經病”)該癥的起源與心理的因素有更為直接的關系。弗洛伊德認為現實性神經癥和心理神經癥在臨床上有密切的聯系,現實性神經癥常為心理神經癥的癥候的核心和初期階段。注解22、23、24均可參見高覺敷譯《精神分析引論》第二十四講。 [25] 性倒錯:perversions
     [26] 誘奸:seduction, 由于最初有不少女性患者“回憶起”小時侯曾遭受父親的性騷擾,所以弗洛伊德當時所謂的誘奸理論認為,是成年人對兒童的性引誘造成了兒童性欲的各種表現并成為其后來神經癥的根源。但后來弗洛伊德發現這實際上是患者希望被父親誘奸的幻想。
     [27] 此句是“…the activities of phantasy…clearly carried more weight in neurosis than in external 
    reality.”這里是說幻想的后果會對神經癥癥狀產生直接而明顯的作用,而在現實生活中幻想的影響則不甚突出。
     [28] 子本能:component instinct
     [29] 弗洛伊德認為嬰兒在母親懷中的吸乳首先為了營養的吸收,同時吸吮的快樂具有性的意味,結果通過前者(獲取營養)的滿足也使后者(性欲)得到滿足,因此小孩的這種動作“同時滿足了生命中的兩種最大的欲望”(高覺敷譯《精神分析引論》P248)
     [30] 自淫:auto-erotic
     [31] 雙相開端:diphasic onset, 主要是指由于潛伏期的出現致使性對象的選擇兩次出現。參見車文博主編《弗洛伊德文集》第二卷,557頁,長春出版社1998年2月第一版。
     [32] 潛伏期:latency, 弗洛伊德認為兒童從六到八歲起,性的發展便呈現一種停滯的或退化的現象,而這是一種高度文明的標準。
     [33] 自我的整體性:integrity of ego
     [34] 自我和諧的:ego-syntonic
     [35] 運動的釋放:motor discharge, 即通過行為動作(比如性行為)來釋放力比多。
     [36] 薄弱環節:參見第10小節最后一句話。
     [37] 反向形成:reaction-formation 

什么是精神分析 <三>
譯注:鄭 禹

    精神分析的后期發展 
    精神分析就這樣在弗洛伊德的工作下向前發展,其進展正如我們前面所提及的那樣。大約在十多年的時間內都是弗洛伊德一個人在那里單打獨斗[2]。1906年,瑞士精神病學家布勞萊爾和C?G?容格開始成為精神分析中的活躍分子;1907年,精神分析的擁護者們在薩爾茨堡召開了第一次大會;很快地,這門年輕的科學無論是在精神病學家中還是在普通人中都已成為興趣的中心。在德國,由于其對權威的病態渴求,精神分析的引入沒有為德國的科學增添榮耀,甚至還使布勞萊爾這樣一位精神分析的冷靜的支持者轉變為強烈的反對者。但是并沒有來自官方的指責或解散以阻止精神分析的內部發展或外部擴張。在隨后的十年中,精神分析遠遠地擴展到了整個歐洲范圍并開始在美國極度流行,而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普特南(波斯頓)、恩斯特?[BAIYU1] [BAIYU2] 瓊斯[3](多倫多;后期在倫敦)、Flournoy(日內瓦)、費倫齊[4](布達佩斯)、亞伯拉漢[5](柏林)以及其他許多人的提倡和運作。由于一些人對精神分析的詛咒促使其支持者們聯合起來成立一個國際性的組織,該組織于當年(1922)在柏林召開了第八次內部會議,現在已包括維也納、布達佩斯、柏林、荷蘭、蘇黎士、倫敦、紐約、加爾各答以及莫斯科等地區性組織。這種發展甚至沒有因世界大戰而中斷。1918至1919年,布達佩斯的Anton Von Freud博士成立了國際精神分析出版社以出版與精神分析有關的雜志和書籍。1920年,M?艾丁根[6]博士在柏林開了第一家精神分析診所,公開使用精神分析的方法治療神經病患者。目前正在將弗洛伊德的主要著述翻譯成法文、意大利文和西班牙文,這說明在拉丁語系的國家中對精神分析的興趣也是與日俱增。
     在1911到1913年間發生了兩起分裂精神分析的運動,其目的顯然是為了消解精神分析中那些令人不快的方面。其中一個運動(由C?G?容格[7]發起)致力于尋求與倫理標準的統一,剝奪了俄底浦斯情結的真正意義而僅僅讓其具有一個象征方面的價值,在實踐中忽略了對遺忘的揭示,也即對我們所說的幼年時代這一“史前”期的揭示。另一個運動(由維也納的阿爾弗雷德?阿德勒[8]創始)——以其它的名稱表達了許多精神分析的概念——比如壓抑就以“男性抗爭”[9]這一非性欲化的特征表達出現。但是在其它方面它遠離了無意識和性本能的理論,而致力于把性格和神經癥的發展追溯到“權力意志”[10],通過過度補償的理論來全力考察由“器官發育不良”[11]而產生的危害。這兩個運動以及它們系統化的理論結構都沒有對精神分析造成持久的影響。很快人們就清楚地看到,阿德勒的理論與之企圖取代的精神分析的理論幾乎沒有共同之處。 
     精神分析更近期的發展 
    由于精神分析已成為一個有大量的觀察者參與的工作領域,所以無論是在廣度上還是在深度上它都有所發展;遺憾的是這些發展只能在本文中一筆帶過。
     15、自戀[12] 
     力比多理論在壓抑性的自我中的運用是最重要的理論進展。人們把自我看作是自戀性力比多的蓄水池,對象的力比多貫注從中涌出也可以在這里被重新灌入。利用這一概念就有可能對自我進行分析,并在臨床上將心理神經癥區分為移情神經癥和自戀性障礙。就前者而言(癔癥和強迫性神經癥),主體控制大量的力比多以使其盡力尋找外在的移情對象,分析治療的進行通常由該過程組成;另一方面,自戀性障礙[13](早發性癡呆癥[14]、妄想狂[15]、抑郁癥[16])的特點則是從對象撤回力比多,所以這類人很少能接近分析治療。[17]但是在對這些仍被看作是屬于精神病的病癥的進一步研究中,其可治療性的缺乏并未阻止精神分析有一個最富有成效的開端。 
     16、分析技術 
    在分析師滿足于解釋技術的精心操作之后,其興趣不可避免地要轉向發現最為有效的影響患者的手段這一問題。很快便表明,醫生當下的任務就是幫助患者去了解、進而去克服他在治療過程中出現的、也是一開始他就沒有意識到的抵抗。同時還發現,治療過程的基本部分就是克服抵抗[18],除非此役成功否則便不能給患者帶來永久性的心理改變。由于在這條路上分析師的努力是直指患者的抵抗,分析技術便取得了可以和外科手術媲美的確定性和精密性。因此,任何沒有受過嚴格訓練的人去做精神分析都是絕對不允許的,如果一個醫生依仗行醫資格而強行為之,那他不會比一個外行好到那里去。[19]
     17、作為治療手段的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從不自視為萬能藥方,也從不宣稱能夠上演奇跡。在最為困難的醫療領域之一,它是某種疾病的唯一可能的治療手段,而在其它領域,它又是可以取得最好或最持久療效的手段——盡管它總是會付出相應的時間和心血。如果一位醫生在這項幫助他人的工作中足夠專注,那對他來說意外出現的精神生活的復雜性以及心理和生理的相互關系將使其洞察到精神生活的復雜性以及心理和生理的相互關系。如果當前在某個問題上它只能提供理論上的理解而沒有實質性的幫助,那它也許正在為以后準備一個解決神經癥障礙的更為直接的手段。其現在的本職工作就是對付兩種移情神經癥,即癔癥和強迫性神經癥,對此精神分析已經揭示出它們的內在結構和運轉機制;在它們之外還包括恐怖癥[20]、抑制、性格障礙[21]、性倒錯[22]以及性生活障礙等。一些分析家(Jelliffe, Groddeck, Flix Deutsch)還指出對總體上是器質性的疾病進行分析治療也不是沒有希望的,因為這類疾病的起源和延續都是一種心理因素不斷作用的結果。由于精神分析需要病人某種心理上的可塑性,必須設置一些年齡限制;由于有必要對個別病人進行長期而精細的觀注,所以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那些偶然成為神經癥的、對分析來說完全沒有價值的人身上則很不劃算[23]。僅從臨床經驗材料就可以告訴我們,怎樣調整以使心理學的分析治療適合更多的階層或智力稍差的人。
     18、精神分析與催眠術和暗示法的比較 
     精神分析的方法與所有使用暗示、勸說之類的方法都有所區別,即它并不通過權威的手段來壓制患者身上任何的心理現象[24]。精神分析致力于追溯現象的起因,并在導致現象的情形下給予一個永久性的修正以消除現象。在精神分析中,不可避免地會由醫生造成的暗示的影響被轉換成布置給病人的任務,該任務就是克服他自身的抵抗,換句話說就是轉向治愈過程。任何因暗示而使患者的回憶被篡改的危險都可以通過分析技術的謹慎操作來避免;但是一般而言,抵抗的喚起就是防止暗示影響的誤導效果的保障。治療的目的是消除病人的抵抗、理清其壓抑的線索,由此給病人的心理帶來最為深遠的整合和強化了的自我,使他能節省消耗在內心沖突的心理能量。這一點若能充分實現,則他的先天才能就會發揮出來,并使他效率倍增、輕松自如。消除疾病的癥狀并不是刻意的目標,但實際上精神分析的順利進展會取得這樣一個附帶的成效。分析師尊重病人的個性,所以不會是根據自己的——也就是醫生的想法去重塑病人;分析師不喜歡給出建議,卻樂于激發病人自身的積極性。[25] 
     19、精神分析與精神病學的關系 
     目前,精神病學基本上還是一門描述性的和分類性的科學,其定位仍舊是生理方面而不是心理方面,它也不能就其觀察到的現象給出解釋。但是好在精神病學家們幾乎都不反精神分析,這使人相信這兩個學科并不相互抵觸。相反,作為一門深度心理學,一門處理脫離意識層面的心理過程的心理學,人們希望精神分析為精神病學提供一個必不可少的根基以使它從目前的局限中解放出來。我們可以預見將來會產生一門科學的精神病學,而精神分析就是它的導論。 
     20、批評 
     即使是在科學工作中,對精神分析的反對大多是認為它資料不充分,而精神分析卻認為這是情緒性的抵抗決定的。由此來指責精神分析的“泛性論”、斷言所有的精神行為產生于性欲也還原為性欲,均是一個錯誤。恰恰相反,精神分析從一開始就把“性欲的”和其它那些暫時被稱作“自我本能”的東西相區別。它從不幻想能夠解釋“全部”,甚至對神經癥它也不是僅僅追溯到性欲,而是追溯到性沖動與自我的沖突。在精神分析中(C?G?容格的觀點不同于此)“力比多”這一術語不是指心理能量,而是指性本能的動機性力量。一些論斷,諸如所有的夢都是一個性愿望的滿足,精神分析從來就沒有被此局限。對精神分析一面之詞的指責就如同研究無意識心靈的科學一樣,有其自身明確和限定的領域,這種對精神分析不適用的指責就好比用同樣的方式去指責化學一樣。認為精神分析用解放性欲的方法來治療神經癥紊亂是一個嚴重的誤解,只能被當作無知才能被原諒。通過分析的辦法讓人意識到被壓抑的性愿望反倒使對性欲的控制成為可能,而之前的壓抑卻做不到這一點。更確切地說是分析使神經癥患者從性欲鏈中解脫出來。而且,認為精神分析正好會破壞宗教、權威和道德也是極不科學的;因為它除了一個目的之外完全沒有傾向性——該目的就是保持對現實中的一個部分的見解始終如一,如同所有科學一樣。最后,至于有人擔心由于精神分析能夠證明其原初的起源和動物本能性的沖動,人類所有最美好的東西——探求、藝術、情愛、倫理以及社會意義都將失去其價值和尊嚴,我們只能說這種擔心是天真幼稚的。 
     21、精神分析的非醫學運用及其與褚學科的關系 
     如果不清楚在各醫學學科中唯有精神分析能與心理科學產生最為廣泛的聯系,并且它還能夠象在精神病學中那樣在宗教、文化史以及神話學和文學中產生影響,那么對精神分析的任何評詁都是不完整的。當細想到精神分析最初的唯一目的就是解釋和緩解神經癥癥狀時,以上這些看來有些奇怪。但我們很容易指出那條通向心理科學的橋梁的起點。夢的分析讓我們洞察到了心靈的無意識過程,同時也讓我們看到產生病理癥狀的機制對于正常的心理也同樣起作用。這樣精神分析就成了一門深度心理學[26],能夠在心理科學中運用[27],它能夠解釋相當多的問題,而對這些問題學院式的意識心理學卻無能為力。人類發展史的問題在很早的時候就提出來了。后來人們清楚病理性功能只不過是向生理性功能的更早發展階段的一個倒退。C?G?容格首先清楚地注意到在早發性癡呆癥患者紊亂的幻想和未開化民族的神話之間有著驚人的相似性;而弗洛伊德則指出,合成為俄底浦斯情結的兩種愿望正好與圖騰崇拜揭示出的兩種主要禁忌相吻合(不能殺死部族首領和不能與本部落的任何婦女通婚),并從該事實中得出了深刻的結論。俄底浦斯的重要性在越來越多的方面體現出來,看來社會秩序、道德、公正以及宗教都象是在人類遠古時期為抵御俄底浦斯情結而一起產生的反向形成。就象Theodor Reik 運用精神分析的理論去解釋道德和宗教史一樣,Otto?蘭克[28]運用精神分析的解釋使神話學和文學史更加容易被理解,蘇黎士的Pfister博士則將信奉宗教的和不信奉宗教的教師的興趣統統喚起,并證明了精神分析對于教育的觀點的重要性。精神分析此類運用的進一步討論不能在此詳盡,所幸的是我們至今還沒有看到這種影響的局限。 
     22、經驗科學 
    精神分析不象哲學,哲學是這樣一種體系,它從少數精心界定的基本概念出發去尋求對整個宇宙的把握,一旦體系的大廈完成,就不再為新的發現或進一步的理解留下空間。與哲學不同,精神分析在研究領域中緊跟事實,力求盡快解決觀察中的問題,在經驗的支持下摸索前進,它總是開放向前的,并隨時準備糾正或修補自己的理論[29]。即使說精神分析大多數的基本概念都不夠明晰、推論都難以持久,那也不會因此而破壞其體系的一致性(更甚于在物理和化學中的情形);其精確化的任務將交給未來的工作完成。
     --------------------------------------------------------------------------------
    本期刊登的是該譯文的最后一部分,即第15~22小節,除介紹精神分析的后期發展狀況之外,還對精神分析進行了多維視角的描述,為我們全面、客觀、深入地理解和評價精神分析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2] 大約在1902年以前,弗洛伊德都一直是一個人在為精神分析而孤軍奮戰;1902年后,維也納的一些年青的醫生開始對精神分析感興趣,并聚集在弗洛伊德周圍,定期開討論會,被稱為“心理學星期三討論會”。后來弗洛伊德曾說“他經歷了十年的光榮孤獨,他用張開的雙臂歡迎每一位他的事業的新支持者。”參見《精神分析學的過去和現在》一書53頁,學林出版社1983年3月第1版。
     [3] 英國人(1879—1950),弗洛伊德的第一批弟子之一。是第一個精神分析史學家,同時在象征性問題的研究上有突出的貢獻。
     [4] 匈牙利人(1873—1933),弗洛伊德的直系弟子。
     [5] (1877—1952)弗洛伊德的直系弟子,柏林學院的創始人,是早期精神分析運動中僅次于弗洛伊德的人物。
     [6] 俄國人(1881—1943),“1914年7月,Max Eitingon博士來到維也納,此后終生都是弗洛伊德重要而忠實的支持者。”同上書,P53。
     [7] 瑞士人(1875—1961)
     [8] 奧地利人(1870—1937)
     [9] 男性抗爭:masculine protest
     [10] 權力意志:will to power
     [11] 器官發育不良:organ inferiority
     [12] 《論自戀》盡管不是弗洛伊德的《元心理學》中的一章,但因其所涉及的內容與討論的問題仍可被視為元心理學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自戀(narcissism)這一概念是“由臨床描述引申而來,于1899年首次被納克使用,指個體象對待性對象(sexual object)一樣對待自體的一種態度(attitude)。”參見車文博主編《弗洛伊德文集》第二卷652頁,長春出版社1998年2月第一版。
     [13] 自戀性障礙:narcissitic disorders
     [14] 早發性癡呆:dementia praecox
     [15] 妄想狂:paranoia
     [16] 抑郁癥:melancholia
     [17] 1914年,弗洛伊德將病人分為自戀性神經癥和移情神經癥兩類,由于他把移情分析看作分析的核心,而前一類病人很難形成移情,因此他認為這類病人是不可分析的。這一觀念后來受到費倫齊和亞伯拉漢的修正。
     [18] 強調分析的主要任務就是克服患者的諸種抵抗,這是很典型的自我心理學派的觀點,而拉康派則傾向于強調揭穿患者所耍的“把戲”。具體思想可參見拉康派的論著。
     [19] 隨著精神分析的逐漸成熟和發展,弗洛伊德和其他一些分析學家開始思考如何培養精神分析學家以及精神分析學家的資格鑒定問題。后來確定的也一直延續至今的一個基本標準就是:一個人若要想成為一名精神分析學家,自己就必須接受至少五年以上的分析。此外,弗洛伊德在1910年的《論野蠻分析》一文中還討論了野蠻分析學家和外行分析學家的問題,前者指不學習研究分析技術而只是蠻干的人,后者指沒有受過醫學的正式訓練但有其他人文科學背景的人。弗洛伊德認為前者是絕對禁止的,而對后者卻持歡迎的態度。但對這一點在不同的國家中仍有不同的看法,象美國就更多地強調分析家的醫學背景,而法國則更注重精神分析學家相對于精神病學家的獨立性。事實上,包括安娜?弗洛伊德、弗羅姆、克萊茵等著名分析學家都沒有受過醫學訓練,均屬于弗洛伊德所謂“外行的分析家”之列。
     [20] 恐怖癥:phobias
     [21] 性格障礙:deformities of character
     [22] 性倒錯:sexual perversions
     [23] 弗洛伊德最初曾有類似觀點,同時也認為年齡稍大的人不適宜接受分析。但后來他改變了這一看法,希望精神分析能為更多的人服務(實踐也證明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可以接受分析的)。從現在精神分析發達的某些西方國家來看,人們已不僅把精神分析看作是治療變態心理的工具,而更把它理解為一種完善自我、凈化心靈的精神洗禮(比如在法國的“1968年運動”中,巴黎學生曾要求所有的大學生都應受過分析)。作者在下一小節的后半部分也表達出了這種含義。而這里完全是從作為治療手段的精神分析的角度來講的。
     [24] 弗洛伊德認為“暗示法的治療要求醫生的努力多些,而要求病人的努力少些”,而“催眠療法讓病人處于無所活動和無所改變的狀態,因此,一遇到發病的新誘因,他便無法抵抗了。”參見高覺敷譯《精神分析引論》364頁
     [25] 精神分析強調調動患者潛在的能動性,在整個分析過程中,分析師只是一面中立的鏡子或最多是一個引導者,更主要的是患者自己在分析自己,且在法文中analysant一詞的意思就是“做著分析的人或分析著的人”,故將analysant譯為“被分析者”似有不妥。有些人誤解了弗洛伊德在《精神分析引論》中說的“精神分析是一種再教育”這句話(見《精神分析引論》364頁),因為在這句話前面弗洛伊德還說了“分析療法則要病人也象醫生那樣努力……克服抗力就是分析法的主要成就;病人必須有此本領……”至于弗洛伊德認為醫生的暗示有教育意味,則并不是在我們一般所理解的教育的意義上講的。
     [26] 深度心理學:depth psychology
     [27] 整個這一段敘述來自弗洛伊德的原話,見標準版1923a, p.252-253
     [28] 英國人(1884—1939),后主要從事文藝研究,發揮了弗洛伊德關于文藝中的無意識理論。
     [29] 這是弗洛伊德的原話,見標準版1923a, p.253

 

北京盛心陽光咨詢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right 2006 Beijing shengxin sunshine consulting co. LTD
聯系電話:010-65188558  010-65180308
聯系我們-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京ICP備14034783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908號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m 中国福彩福建快3 河南11选5走势图 南宁桑拿中心 秒速快三登录 新疆11选5助手 七乐彩开奖走势图表 全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走势图 3d开结果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有 手机麻将平台代理 福建快3中奖规则 山西十一选五跨度 3d杀码定胆3d独 上海十一十一选五走 天天番号网最新